轉自 起點財經
原創:江湖大大 封面圖源:圖蟲創意
來源:職場大江湖(ID:ZhiChangDJH)文章已獲授權

要問現在什么生意最好做,當然是口罩生意!
現在口罩成了硬通貨,只要有口罩,就能換成現金。但有現金卻不一定能買到口罩,現在口罩價格依然水漲船高,一罩難求。
有不少人看到口罩的商機,也想從中分一杯羹。很多有商業頭腦的人,也都在想一個問題:現在去辦一個口罩廠,到底能不能賺錢?要投入多少錢?有沒有風險?
我的朋友老丁是福建泉州的一個小老板,開了一個小的服裝廠,一年兩千多萬的產值。

老丁的生意做得不大,但有著福建商人敢闖敢拼的精神??吹嬌謖紙羧敝?,他也想做口罩生意。他原以為口罩就三層紙,做起來也很簡單。沒想到,在轉產的過程當中,他踩了無數意想不到的坑。
以下是老丁的自述。



我是福建泉州的一家小服裝廠老板,沒有做自主品牌,平時接一些大廠的外發訂單,福建比較知名的服裝品牌,以前經常在央視打廣告的,我們都有合作。

我的工廠平時有50名工人,一年的營業額不大,也就兩千多萬。這幾年服裝行業庫存量很大,市場也不景氣,毛利很低。所以我也一直在想轉型,但沒有找到好的路子。
自從武漢疫情爆發以來,我的工廠也受到了影響,一個是不能復工,另外一個是沒有訂單,即使復工了,工人暫時也沒事可做。

我也不喜歡閑著,看到口罩在市場上很緊缺,價格也高。我就在想,我本身是做服裝的,能不能做口罩呢?口罩看起來技術門檻也不高,生產也比較簡單,關鍵是市場大,不缺銷路。
我從1月底就開始想這個事,當時我也咨詢了一些醫療行業的朋友,他們覺得可行,也有渠道可以幫我銷售。
朋友告訴我,如果我想生產一次性醫用口罩,我必須辦理三個證書,分別是生產許可證、醫療器械注冊證和食藥監局頒發的許可證。這三個證書辦理起來比較麻煩,但現在政府鼓勵企業生產口罩,現在辦起來也會快。
他建議我兩步走,先把生產車間搭起來,按照醫用口罩的標準來走,如果證辦下來了,就做一次性醫用口罩銷售。如果辦證時間太長,證不齊全,就按一次性口罩賣就行了。
我手頭上的現金不多,這些年經營下來積累到現在就300萬不到。我決定先投產兩條生產線。我在這方面沒有經驗,先試試水,如果這條路走通了,還可以再擴大生產。
我在網上搜索了很多資料,大致做了個估算,兩臺口罩機大概在40萬左右,包裝機10萬,車間改造預計20萬,再進一些原材料,100萬左右的投資是能打住的。
現在回過頭來看,當時真的是很傻很天真。如果是平時這個預算肯定沒有問題,但現在是疫情特殊時期,誰也沒想到市場會這么瘋狂,也沒有想到里面有那么多坑。

想好了就開始干吧,我首先得有一個無菌生產車間。我原來的服裝車間是不行的,生產口罩必須要專業的無塵車間,而且必須是10萬級潔凈標準的車間。

這種車間不是一般的裝修公司能搞的,必須找專業的、有資質的工程公司來做。由于處于疫情期間,很多公司都沒有開工,我網上聯系了本地的兩家公司,做了前期溝通。
2月9日,陸續有公司開始復工。由于我想生產口罩是防疫物資,我也和工業園及居委會做過報備,政府部門也支持。
聯系的工程公司也很積極,畢竟開年就有生意,他們也上門來勘測。我規劃了一個60平方左右的面積做為口罩生產車間,工程公司勘測后,給出的報價是5000元一個平方,總體算下來要30萬元。
考慮到疫情期間,人也實在不好找,我也沒有砍價,而且我又急于把車間搞好,就答應給他們做。他們如果順利的話,最快3周可以交付給我,最長不會超過一個月。
我就讓他們盡快開工搞,時間就是金錢。我把監工的工作交給了小舅子,他全權跟進處理,我就沒花太多心思在這上面,因為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自從決定要做口罩,我就一改春節慵懶的狀態,每天都非常忙。
由于是外行,有很多知識要補,我每天都在網上查資料,學習口罩的知識。深入了解之后,口罩看起來不復雜,實際上也不簡單。
一次性口罩有三層布組成:最外層是無紡布層;中間層是口罩的“心臟”,用來隔離過濾病毒,是由熔布做成的;內層就是貼著臉的那一層,可以用無紡布制成。除此之外,就是掛耳和金屬壓條,用過口罩的人,對這兩個配件都有感知。

中間層是口罩最核心的部分,也占了整個口罩成本的70%左右。這部分是由熔噴布制作而成,我當時也開始關注熔噴布的價格。我了解到,在春節前,一噸熔噴布的價格大約在1.2萬元左右。

裝修車間的期間,我就在網上找熔噴布的供應商。2月10日的時候,我就聯系了幾家,他們當時給我報價是5萬元一噸。我覺得有點貴,畢竟平時只要1.2萬元,就猶豫了一下。

幾天之內,我又陸陸續續找了很多廠家報價,山東的、浙江的、江蘇的、上海的,都找了。結果越報越高,一天一個價,我開始有點慌了。
2月12日,價格漲到了10萬元一噸,我不敢再拖下去了。我咬咬牙,找浙江的一個廠家訂了10噸。當時熔噴布已經非常搶手,這些都是庫存貨,很多廠家還沒有恢復生產。廠家也不接受預付,一定要全款。
我是和原廠簽的,所以比較放心,就打了全款過去。當時物流還沒開始運,后面看到熔噴布一路上漲,我很擔心對方會違約。
幸運的是,對方是個良心廠家,2月20日他們就開始發貨,2月25日就到達了我的倉庫。真是謝天謝地,貨到那一天,熔噴布已經漲到20萬一噸了。

我當時花了100萬元買原料,還怕自己買多了,本來我預算的總投資就是100萬元,裝修已經花了30萬了,沒想到原材料更費錢。現在看來,當時的決定沒有錯,現在已經買不到熔噴布現貨了。所以,還是有點慶幸的,但后悔自己沒有在5萬元一噸的時候下手。
對熔噴布我還是做了些研究,現在我也明白為什么口罩那么貴了。一噸熔噴布大概可以生產15-25萬個口罩,我們按中間值20萬個來計算,我的熔噴布成本是10萬元一噸,平均每個口罩的成本已經去到了5毛錢。
這還沒有算其它成本,無紡布、耳帶、金屬壓條、車間、口罩機、人工等,加在一起,不賣到2元-3元一只,肯定是要虧錢的。
這也讓我開始有點害怕,萬一我的口罩生產出來,市場價格下跌了怎么辦?疫情過去之后,市場沒有需求了怎么辦?我的投資收不回來怎么辦?
這些問題天天在我腦袋里打轉,本來網上找資料學習都經常折騰到凌晨一兩點,這些問題有時候搞得我睡不著覺,失眠了。
現在回過頭來看,當時真的是想太多了。因為接下來發生事,你會發現,最后能不能生產出口罩,都是一個問題。

無塵車間如火如荼地裝修中,小舅子也很得力,我沒操什么心。最關鍵的熔噴布在定下來了,其它的原料都訂好了,陸陸續續都在發貨,它們從四面八方,發來泉州。
但有個很大的問題,口罩機我一直沒有解決,這里我也踩到了無數的坑。我的計劃是原料都在倉庫等著,車間裝修好,口罩機就能馬上到貨,安裝、調試再花幾天時間,口罩就可以出廠了。
我當時真是圖樣圖森破,口罩機市場比口罩市場更加瘋狂,里面的水更深。

我剛開始瞄準的是一些大的供應商,上市公司。從他們官方網站上找到聯系方式,然后一家一家打電話過去問。
結果人家根本就不接急單,他們現在的生產能力,都在滿足政府指定的生產訂單,還有他們原有的老客戶。老客戶也在擴大產能,還在購買口罩機。光是這些訂單,都積壓了很多,生產不過來。
你要簽合同也可以,但是要等,至于等到什么時候,廠家也不知道。他們只是含糊的說四五月份,真要等到那個時候,黃花菜都涼了。我要的是現貨,越快越好那種。
但市場上根本沒有現貨,二手貨都沒有人,有的貨都被拉去搞生產了。我只能滿世界找信息,看到哪里說有現貨,我都會打電話過去聯系。
我聯系到東莞一個人,他說有現貨。我說過去看,他說你別來,我給你拍視頻。他發過來的視頻,剛好我在網上看到過,我覺得他就是騙子,想忽悠我,后面也就沒聯系他。
現在說有口罩機現貨的基本上都是騙子,現貨價格也炒得極高了,有的人叫價100萬要現貨??謖只只跫鄹裨澆性礁?,但基本上也是有價無市。

之所以叫價這么高,一個是因為缺貨,二是廠商故意炒高價格。他們叫口罩機為印鈔機,3天可以回本。
他們是這么算的,1條口罩機生產線,1分鐘生產130個口罩,1天24小時可以生產18萬個口罩。每個口罩按3元錢計算,一天50多萬元,三天就150多萬了。
實際這也是在偷換概念,給口罩機抬高身價。一個口罩批發按3元一個,這不是利潤。就算利潤有1元錢一個,一天是18萬元,回本周期不止3天。
但這并不影響結論,口罩機就是合法的印鈔機。一個口罩賺一塊錢,一天18萬,一個月就是540萬元,還不愁銷路,現在哪有這么好的生意??謖只褪怯〕?,只不過,印出來的鈔票面值1元而已。

找現貨是沒有希望了,找專業大廠也是等不及的了,只能找轉產做口罩機的工廠了。走到這一步,有點哭笑不得。我是門外漢轉來做口罩,現在口罩機也得找門外漢來做。

但是沒有辦法啊,開弓沒有回頭箭,網上有句話說:自己約的炮,含著淚也要打完。
再解釋一下,什么叫轉產廠,就是那些原來不做口罩機的生產商,但他們有自動化機器的生產能力??吹較衷誑謖只彩且換亞?,他們有研發能力,也有機器組裝能力,于是轉來做口罩機。

既然是轉產廠,質量就參差不齊,沒法和那些專業的大廠相比。里面也就有很多坑,因為你知道這些廠家的實力怎么樣。
最早我關注到泉州本地的一家轉產廠,這家廠原來是做石材加工機器的,有很多數控機床。他們說現在能口罩機的生產能力,可以接受訂單。
因為距離不遠,我就特意開車過去他們工廠看。接待我的是一個工程師和一個銷售員,我說能不能看看樣機,他們說沒有。我說有什么可以看的,他們說可以看看生產車間,但目前還沒有成品,剛剛啟動。
我進去看了一下,就只有5個工人,在拼裝零件。他們說已經接了十幾臺訂單了,40萬一臺,10天內可以交貨。我看到他們這廠的規模,不放心,說考慮考慮。
我有意留了那個工程師的電話,回到家我就問他實際情況。他比較老實,說大家是本地人,不好意思騙我。實際上他們不是自己研發的口罩機,網上花幾千元購買的口罩機圖紙,目前已經開始接了一些訂單了。

我到網上搜了一下,真的有賣口罩機圖紙的,價格從幾十元到幾千元不等。這又刷新了我的三觀了,尼瑪居然還有這樣做生意的。照著網上的圖紙組裝,還沒有樣機就敢開始接單,這樣的口罩機能用嗎?

找不到口罩機,我急得團團轉。后來聯系到東莞和深圳的一些轉產廠,沒看到工廠,沒看到樣機,我都不放心,就開車過來考察。
這些廠以前都沒有生產過口罩機,有的廠都還沒有口罩機樣機,也叫我過去看看。如果看到他們工廠很小,我也就不進去看了,時間有限。
也有些廠拿出了樣機,深圳就有一家,但只是擺在那里,能不能用也不知道。問工廠對接人,能不能開起來看看。對方說沒有熔噴布開起來有什么用,這樣的口罩機已經發了十幾臺了,你不相信?
我真的不放心,但他們就是不開。我只好作罷,又跑到東莞,一個工廠說他們有樣機,也能開起來。
那天是2月20日,到了工廠后,有很多買家都來看。我和旁邊一個來自湖南的老板聊起閑天,他說現在也來考察幾天了,現在這個口罩機市場很亂。他有個朋友,訂了兩臺口罩機生產線,貨是到了,但是裝起來開不了,廠家也不給售后,說是少了什么配件,現在就像一堆廢鐵一樣。
樣機的確開起來了,剛開始還正常生產口罩,挺流暢的。沒多久,突然出了點故障,機器停了,十幾個老板看著,現場工程師臉都白了。不過,很快工程師就找出了問題,搞了十分鐘就修好了。

一個負責銷售的說,剛剛這是個小問題,實際生產出來的機器會更好。然后把大家帶到一個會議室,開始一個一個談合同細節。
銷售對我說,現在下單,50萬元一臺,15天后交貨??戳艘蝗?,沒有比這家更靠譜的了,工廠也有1000多人,是個大廠,而且的確也做出了樣機。于是,我就和他們簽訂了合同,買了2臺,轉賬付完款后,就回到泉州了。
      口罩機銷售電話:135 0128 2025

回來之后,我就開始組織一些員工生產培訓,大部分原料都已經齊全,車間也裝修好了,萬事俱備,就等口罩機了。

原本只計劃投入100萬元,現在口罩機、原料、車間裝修等花費,已經花了200多萬元,手頭上的資金所剩無幾。
每天我都打電話和廠家溝通,了解生產進度。突然有一天,廠家打電話告訴我,目前的口罩機一分鐘只能生產90個口罩,做不到130個,之前宣傳的參數有誤。
聽到這個消息,我挺生氣的,但經歷了那么多坑,也沒脾氣了。現在不管你是一分鐘是100個還是90個,只要能盡快生產出來就好了。
可到了3月5日,約定的交貨日子到了,工廠說還要一周的時間才能好貨,讓我再等等。我又有點擔心,怕他們還會延后。我又不敢取消合同,要他們賠償,這涉及到法律糾紛,時間和精力都耗不起。
現在口罩機一天一個價,現貨尤其搶手,真怕他們生產出來,又臨時變卦,賣給出更高價的人。

今天看到一個新聞,深圳一家原來做光電自動化設備的廠家,從2月18日開始做口罩機。從2月19日,就開始接訂單了,先后簽了100多臺,每臺都是在50萬以內。

快到交貨的時候,老板不樂意了,要求50萬以下簽訂的合同一律取消,馬上退款。甚至在內部,還搞起了惡心的微信競價,一臺現貨價格被炒到了150萬。太瘋狂了,簡直是瘋了。

很多客戶的訂單被取消,交不了貨,整個生產計劃就被打亂了,他們也維權無門。很多客戶跑到工廠,把工廠圍住,還和安保人員起了沖突。

口罩機工廠現在也變得沒有信用了,在利益面前,承諾和信用都可以放在一邊。合同、違約金都沒有約束力,跳單已經是常態,這個行業只認錢,只認更多的錢。

廠商銷售安慰我說,口罩機肯定是會交的,不會再拖多久了。希望如此吧,我也只能選擇相信,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了。
經過將近一個月的折騰,瘦了不下十斤。從最初的雄心勃勃,到現在開始變得佛系了。折騰久了,也有點累了,心累了。
我也不是沒有退路,假如口罩機交不了,款還是能退回來的。無塵車間投的錢算是打水漂,但我買的那點原材料漲價了。即使最后面這個事業搞不成,我把那些熔噴布賣掉,賺的錢也是可以彌補這段時間的損失。
不知道這是不是個諷刺!
現在回過頭來想想,當時還是太沖動了,有點腦袋發熱。隔行如隔山,而且還是在特殊時期,很多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預料,很多風險也完全沒有評估到。
口罩市場看起來很美,是一塊很肥的肉,但不是誰都能吃得到。這里面有從業十幾年的業內人士,他們才是真正的玩家。這潭水也很深,不是隨便什么人轉行過來就能玩得轉的,稍有不慎,就被淹死。
其實,我現在是心有余悸的。這么多口罩機,購買的成本這么高,100多萬一臺,等疫情真正過去之后,死的就是這些高位接盤的人。

我了解過,在春節以前,二手的口罩機只能賣了兩三萬塊錢,相當于原來20萬打了個1折。疫情過去之后,口罩沒有銷路的話,兩三萬塊錢也不會有人要,只能成為一堆廢鐵,還霸占地方。
我也奉勸那些還想入局的外行人,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,口罩不是三層布那么簡單,涉及到的產業鏈太長了。現在再進來,已經為此已晚,不要成為最后一個接盤者。疫情過后,一地雞毛。

 

最近更新

{ganrao}